心魔0.1


今晚,風沙很大。

邊關的晚上一向風大,不過今天晚上比較特別,月亮躲得一點兒也不見影,看來、我的確沒有挑錯日子開工。

我是一個盜賊,正確點的說應該是一個有名的盜賊,道上的朋友們給了我“飛鷹”這個名號,也許是沾了點運道吧?出道近五年,到了現在,這個圈子裡還少有不認得我的人物。

名氣並沒有為我帶來多大的好處,反而有許多不便之處,雖然如此,我還是熱愛這份工作,並且努力地在工作之餘創造出我的個人特色。

我一直有這樣一個壞習慣,在我設定目標準備動手之際,我便會在對方的大門上釘上一個鷹爪標記,預告三天後我會前來盜寶,況且我只偷價值最高的物事,其它的東西一概不碰。

於是乎,一旦目標在門上發現我的印記,便會努力的發動所有人馬,希望可以保全住他的心中至寶,就像現在我眼前的連家。

連家的富豪連大文,據聞數月前由虹竇石府買進了一個翡翠玉結,名為“依山傍水佳人歸”,兩寸見方的翡翠玉石上雕了一幅美人傍水依山圖,玉石色澤純透已是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將玉結擺在日光下則透射出美人依山圖,擺在月光下則透射出美人傍水圖,匠心獨運,可說是富有創意之極。

當然,這樣的極品,肯定脫不出我的手掌心,於是乎,三天前我便在連家門上釘下鷹爪標記,預告我的來臨。

連家在邊關亦算小有名氣,家中護院打手亦請了不少,我趴在這裡不過半個時辰,已經來回見過不下十撥人馬巡邏而過,更別提靠近藏寶房的幾間廂房,現在塞得滿滿都是連家由附近請回來的高手,其中亦不乏在邊關有點名堂之輩。

真是一次富有挑戰性的行動!不過如果沒有這樣的刺激,工作久了總會有職業倦怠的。

此刻夜已剛過三更,正是眾人氣力消耗大半之際,其實就人的心理來看,等待一件未知事情的發生,是對心靈最大的考驗,不信的話可以試著閉上眼,在街上不停步地走,直到撞上東西為止,你會發現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張開眼睛,源自人類內心對於未知的恐懼。

這也正是我刻意營造出來的結果,預告自己的出現,造成一種期待的現象,然後將目標操弄於股掌之間,現在我所需要做的,只是靜靜等待眾人開始懷疑我是否真會出現的那一剎那,再行潛入盜走玉結便大功告成了!

風沙依舊很大,夜裡的寒風最是折磨人的意志,我看見已經有幾個護院開始打起呵欠來,機會、終於來到!

我俯在連家大宅側門的橫樑上,藉著暗淡無月的夜色,再加上我刻意準備的夜行衣,連家的護院來我眼前來來去去,卻沒有半個人抬頭望上我一眼,我信手擲出纏鎖在左腕的鷹爪勾,這是我親手調教過的攀抓利器,共分三爪,上有機簧,藉著柔軟且富有彈性的冰蠶絲聯結控制,鋼爪上纏有鹿皮,確保抓物無聲無息,且機簧一但發動,便可將物事緊緊抓住,絲毫不放。

答的一聲,鷹爪勾抓中內進的屋簷,鋼爪自動彈出緊扣,我運勁一扯,同時腳下踏月步發動,就這麼迅若鬼魅地穿過六尺空間,來到內進的屋簷裡側。

我現在的位置在連府的東側門,距離北面的藏寶庫仍有相當的距離,若要以踏月翻雲的技巧去到藏寶庫並且捲寶潛逃,可謂是癡人說夢,不過呢?山人自有妙計。

信手挑開眼前的窗戶,我悄然翻身進入這早已被我挑選好的倉房,屋簷上的鷹爪勾已然再度纏鎖在手,此處乃是連家放置打掃用具的地方,近日連家防衛大增,處處都有人駐守,卻唯獨此處無人要來,因為這一陣子根本用不上這些玩意兒。

我脫下身上的夜行衣,並且將之反穿,搖身一變成了近日由連家所延請來的護衛之一,關東一帶有名的刀客:霸刀邢策。

邢策本人的身手確實不錯,不然也不會變成連家所招攬的對象,不過他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喜好女色。

連家為了招攬這些各地人士,早在我釘上鷹爪標記的第一日就將這些人馬聚集完備,並且許下豐厚的薪水,邢策的囊內因此有了十兩黃金,這就成了他到朱雀街上楓紅閣的支柱。

接連兩天的佈防,加上我從不在預告時間之外動手,各人只是磨拳擦掌,卻未曾真個動手,邢策的心便癢了起來。

只是心癢還沒啥了不起,一點微量的“春風一度散”才真的幫得上他,當下他便下了個決定,在午間假借休養生息以備體力的藉口,偷偷前往朱雀街上最大的銷金窟:楓紅閣。

溫柔鄉是英雄塚,這句話一點也沒有說錯,我耐著性子在樑上聽了半個時辰的淫聲浪語,待邢策偃旗息鼓之際,我才給他和紅阿姑筱楓各來上一支麻藥針,讓他們沉沉睡去,畢竟晚點還有黑鍋得給他背上,讓他享點福也是應當的,這也是我的原則之一。

換上衣物與方才在刑策臉上複製出的面具,再背上刑策隨身的霸刀,我信步踏出了放置掃具的廂房,不急不徐地往北側走去。

沿路上,不時與護院擦身而過,眾人仍是全神警戒,不過臉上依稀可以看出倦意,畢竟這三天來,即便大家心知肚明我要今晚方至,但連大文這物主卻怎麼也不可能真的放鬆警戒,因此這幾班護衛我都快看熟眼了,每兩個時辰一次的巡邏,更是搞得他們焦頭爛額。

我來到刑策所守的位置,位於北廂的長廊,盡頭處便是連家的藏寶房,此處被連大文埋下了重兵,除了我所扮的刑策之外,還有身材魁梧的“九環刀邵重”,與及善使詭劍的“魅劍聞義”,三人鎮守這最後第二道防線。

不過真正固守著玉結的卻非我等三人,而是遠在西廂坐鎮的“廣目天”,此人據聞是邊關一帶盛行教派“天動宮”教主天王帝釋天的得意門徒之一,連大文亦是靠著天動宮的背後支持才有這富甲一方的地位,今次這玉結被我看上了眼,此事肯定是非同小可,連大文方會向天動宮求救,將玉結由藏寶房內移出,由廣目天隨身攜帶,即便真的被識破這移寶之舉,亦有固守之力。

另外在藏寶房之內,帝釋天的另一名門生“多聞天”亦坐鎮其中,準備一但我破門而入奪寶之際,將要殺我個措手不及。

此事本是極關機密,不過連大文是個手腕極高之人,早在我所扮的刑策仍在楓紅閣中拼死拼活之際,便悄悄向聞義與邵重兩人告知此事,以免這幾人在力拼之際受了傷,事後將此事怪罪於他頭上,那他連家可就失了臉子。

出來混也就是為了求財,邵重與聞義一聽只需做做樣子,不用打生打死也有二十兩黃金可賺,自然是面露喜色,心情亦安定了下來,聞義更靠在我身旁,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看上去就是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我差點沒笑了出來,忍耐整晚,其實等的就是這一刻,我轉過身來,看著眼皮漸漸發重的聞義,曲指輕輕在他面前彈了一下。

這是老賊禿教我的手法,他總是用來安人心神以便治病之用,我卻用來讓人更快進入睡眠狀態,甚至聽我號令。

賊禿說,這種手法叫做催眠,對於心理壓力與創傷極為有效,不過心思越雜亂者越難以進入狀況,不過此刻我的身上一直散發著靜神香的味道,不愁聞義不中我的計。

彈指聲響起,聞義雙眼透著空洞,整個人彷彿靈魂被抽空一般,我開始低聲在他耳邊交代著,要讓他成為我接下來的好幫手。

半晌後,時刻逼近四更天,聞義照著我的意思驀然起身,猛地抽出背上的魅劍,一聲發喊便衝了出去,迅快的身影閃電般投向長廊盡頭的藏寶房。

裝著被驚嚇到的我與真的被嚇到的邵重,眼睜睜看著聞義拔劍衝出,我與邵重先是對望一眼,跟著我連忙叫道:『有狀況!』

邵重的九環刀與我背上的霸刀,亦同時以驚人的高速奔向聞義所在之地。

在邵重與我眼中看來,聞義飄移無定的身法在夜空中展現出驚人的造詣,彷彿在追趕著什麼一般,一下破牆衝進某個廂房之中,一下又撞破屋頂沖天而起。

而他這一下便教整個連家都炸了營,我感應到藏寶房內的殺氣驀地竄了出來,並且緊緊鎖定著聞義,那股殺氣的力量至少高了他不只一籌,若他出手,聞義可能不出幾個照面便要了帳。

不過在一切狀況未明的現在,他只選擇用氣息緊緊盯住聞義,這便是我所期待的機會。

聞義所到之處,均引起一陣陣的騷動,再加上我刻意不停用話塑造邵重緊張的情緒,並且落力地與他配合演出,眾人均以為聞義發現了飛鷹的蹤影,正要撲殺他。

『快點!就在前面!』我一面大叫著,一面伴著聞義往西側趕去,聞義亦相當照我的意思辦理,沿途不停衝進屋內,將所有的物事翻得東倒西歪,間接阻礙了後續追擊人員的前進。

不過這樣還不夠,我一掌拍上邵重的肩頭,喊了聲:『注意前面那個提刀的小子!』一面暗地擲出細小銀針,針一入穴、那人手臂身體等處便不自主做出像是攻擊的姿態,邵重本來就極易緊張,再加上有我的提點與及旁人的配合,九環刀頓時揮砸而出,將那人掃得骨折肉裂,再也爬不起來。

護院之中有人是內應,這正是我想塑造的訊息,只見早已混亂的護院們變得亂上加亂,再加上與我配合無間的邵重不斷賣力助攻,不一會兒、我們這票緊追著聞義要抓飛鷹的隊伍已亂不可堪,更莫名其妙地折了十數人。


創作者介紹

鐵忠的科科世界

jackyc38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