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之六 情愛歌聲美

  人類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有很多種,語言、文字、行動、眼神、各式各樣,它們存在的意義,只不過是為了將一個人的喜怒哀樂,完整地呈現在大家面前,教人知曉你的想法,看法,與及心中動盪的感受。
  而在這之中,最容易流傳甚廣,甚至成為第一主流的,便是以語言為基礎,再加上音律為輔助的歌曲了。
  不論你使用何種語言,搭配上音律之後總能很簡單令到每一個聽見的人都朗朗上口,透過律動的節奏,好容易便能讓人深深印記心中,亦就在同時理解體會你所要表達的情緒,不論是喜悅或是痛苦,思念或是責怪,每一字每一句都會被人牢牢記下,更在不斷頌唱之間四處流傳,歌聲,的確是一種無形卻最有力的傳遞訊息工具。
  草原極其廣闊,原先的高聲喊叫反倒會令聞者會錯自己本意,因此搭配上音調化做各自獨有歌曲,隨著呼呼的風聲將自己的意念帶向遠處,傳遞給心上的人,這種行為就變成草原上最具特色的一環,長久演化下來,頓成了草原之上遊牧民族除疾飛般迅快殺戰技能的另一種不同特色,藉以自己編寫歌詞搭配與生俱來不俗音調,向著心愛的情人傳遞自己濃厚愛意,歌聲傳揚逾里,包含的全是最濃最深的愛意,要傳遞給妳。
  時光飛逝,一個月的時間轉眼便過去,在兩個人的情感世界裡,愉快的時光過的總是特別快,這一個月來,兩人每日總是如膠似漆,希爾洛與絲碧兒倆人終於初次體驗到除了父母兄弟朋友之外的另一種刻骨銘心感情意念,  那、便是愛情。
  初嘗情愛美麗甜蜜的倆人,每一天也都是過得盡興愉快,原本只屬於自己的生活突然加入另一個截然不同思想、觀念的人,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對自己來說也算是一種極端的衝擊,刺激著心靈不住的成長與吸收,那種不同層次的提升,是以往怎也想不到的。
  以往絕對未有想過的生活習慣與思考方式,全都因著兩人之間的情愛感受令到自己自然而然去接受,去改變,再沒有半分無謂的堅持與固執,全然丟棄,只為搏得對方好感喜樂。
  只是一個月來,即便倆人生活如膠似漆,不論到哪兒都是形影不離,唯是每到夜裡,絲碧兒都會靜靜一人走到屋外,望著滿天的星星,唱起屬於藍月族自己獨有的情歌,歌聲嘹亮,傳遍整個草原荒漠,一時皆是她的美妙樂音縈繞四週,悅耳至極,令人心為之蕩。

  雲兒淡淡、月兒彎彎。
  閃爍的星星呀!你在天空高掛。
  可有看見我的愛人在何方?
  只想和他奔馳草原上。
  只想伴他盡情地歌唱。
  星星呀!
  求你為我指引方向。
  帶我到他所在的地方。
  和他渡過每一天、每一夜。
  日夜纏綿。
  歌詞是簡單不過的思念情人愛歌,唯是歌聲之中,所含帶的不只是對愛人的思念與喜歡,更有著一股莫可名之的落寞,好似在做出一些什麼抱怨一般,關於這一點,恐怕真的只有天上的星星才可做出解答了。
  希爾洛正在屋中靜坐,這些日子以來,每逢現在這個時刻,便是絲碧兒撇下他獨自出外唱歌的日子,據她所言,這首歌是藍月族人耳熟能詳的示愛情歌,只是他怎也攪不清楚,為何示愛的情歌,在她口裡唱來卻有一種特別的失落感,難道自己所給的愛還不足夠嗎?已經思索近月的問題,讓他再也忍耐不住靜坐屋內等待她回來,他決意親自出外,看看正在唱著這首相同的歌的她,究竟是什麼心態?
  輕輕悄悄在她身邊坐下,不欲驚動半分的希爾洛好是小心,因為絲碧兒的歌聲實在太美,僅管這是一首快樂的情歌,但多了幾許失落感受的歌聲聽來卻更美,也許是因為世上本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吧?凡事總是帶著幾許缺憾更會令人感到其美感何在,希爾洛輕輕閉上雙眼,想要仔細聆聽這首經已接連唱了三十個夜晚的簡單歌謠。
  只是、當他正在最全神貫注的剎那,歌聲突地靜止,換來的沒有任何突兀的一句話道:「你終於還是來了。」語聲平淡沒有起伏,顯示絲碧兒早已知曉希爾洛的到來,並沒有生出半分的意外。
  希爾洛靜靜點頭,良久才道:「妳的歌聲、和妳的人一樣美,都叫我心動。」
  絲碧兒報以一個輕鬆的微笑,只是、這一次的微笑卻看來有些勉強,但仍舊是豔光四射道:「真的嗎?只是你可有感覺,這首歌仍有不足之處?」
  希爾洛仍是點頭道:「我知道,歌裡頭不但沒有對情人的浪漫期許,反倒卻多了一種失落,就像是少了什麼似的,一個月來,妳的歌總也是這樣,所以我才出屋來見妳,想知道造成這樣不平常現象的原因。」
  希爾洛老老實實地將自己問題提出,他好希望絲碧兒聽完他的疑問之後會給予解答,不論她的要求是要他摘下天上的星星,抑或是為她去做到任何一件事情,他都願意,他再不想聽見或感覺到絲碧兒在生命之中有半分缺憾存在。
  他愛她、深深地愛她,而愛一個人,是絕對不希望她會有任何失落,窮盡一切心思力量,也要滿足自己愛侶的需要,給予答案吧!我希爾洛不論上山下海,亦會為妳達成!
  他信心滿滿,鬥志狂燃,為了愛要付出一切,刀山火海在所不辭,只是豈料他眼前的她,所給予的答案竟是這樣的?
  「你去死!」
  好狠好絕的一句話,為何她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難道她已經知曉自己是霍古都之子的身份?不可能呀,所有有關自己身份的物事早在追截忽兒塔那時已經全數掉棄,難不成自己身上還有留著什麼?
  不,若是如此,她亦不會每天對著自己仍是那樣快樂無憂,僅有在晚上暗自神傷,那、究竟又是為了什麼?
  「我恨透你了!你知不知道這首歌在藍月族裡頭連小孩兒都會唱呀?一個月了!整整一個月了!若你是真心愛我,就應該聽得懂歌裡頭的意思啊!我為什麼會失落?歌裡頭究竟缺了什麼?你是木頭還是石頭呀?為何怎也猜不出、想不透呢?」
  「我一直以為,愛是心靈相通的感受,即便你對我們的語言認識不多,但是這些日子的相處下來,你總能明白瞭解我的心思,但就為何在這一層上像個木頭一樣永遠不開竅呢?人家總是說,愛是為對方付出一切,我並未奢求你為我付出什麼,只是至少你可以為我做出一些改變吧?可惜我等了又等,等了三十個同樣擁有淡淡月光的夜晚,竟然換來的是一句一竅不通的回答,你叫我怎麼和你繼續下去?我好心痛,我好難受,你根本未有將我放在心上,這樣又叫我怎麼繼續愛你了?」
  絲碧兒淡藍寶石般的雙眼突地再度流下泛藍的淚水,就與一個月前兩人初次見面時一模一樣,眼淚代表著極大的失望及悲傷,頓時令希爾洛不知所措,無言以對,他怎會曉得,自己踏出小屋的一步竟會帶來如此後果,更不知道之前那二十九個夜裡每每傳來那首簡單的情歌,究竟擁有什麼特別含意?不住迫使自己腦袋拼命思索,仍是沒有半分線索可找啊!
  希爾洛無計可施之下,只得先摟緊絲碧兒,信手撥弄她細長的髮絲安撫道:「先別要哭吧,我絕對不是不愛妳,亦不是未有將妳放在心上,先將心情放鬆,咱們再慢慢聊過吧?」這是一個月兩人的相處生活中,兩人溝通不良時,希爾洛總會細心地做出安慰舉動,每每總會奏效,令到兩人的感情生活解除危機,回復原有的甜蜜。
  但是、一向慣用的法力,卻在此刻失去效用,只見絲碧兒狠狠將之推開道:「你休想再用這一套來欺騙我!若你未能將我心中所想徹底猜出,我今生今世都不想要再見到你!你走吧,除非你能為我帶來滿意的答覆,否則再多的動聽情話都是多餘,今次我再不會放低身子,亦不會聽進半句。」說罷絲碧兒便獨自回到屋中,砰地一聲將門重重關起,一點解釋機會亦不給希爾洛,只留下他獨自一人站立夜風中,望著小屋的燈光驀地熄滅而出神。
  翌日,當絲碧兒推開小屋門扉走出屋外,已是一夜未有睡去的她卻感到更為失落,因為她所期待的那個人,自己今生初次愛上,也許亦是最後一個愛上的男人│希爾洛,並未有如她所期望的站在原地,以一貫的陽光般燦爛笑容迎接她的來臨,他、早已離去,也許更在小屋木門狠狠關起的那一剎那,他已悄悄離開,不留下任何痕跡。
  原本只有少許的失落感,突然無限擴大,就像一顆小石輕輕投入湖心映起漣漪一般,轉眼之間,那種失落感由心底擴散到全身,令她頓時有種失去一切的感受,眼底看到的世界,就由此時此刻開始變得黑白、失去任何美麗顏色。
  原來、愛情的表面是好美麗、好甜美的糖衣,但是一但失去美麗的外表包裹之後,裡頭的酸澀便突如其來地湧入你的心頭,更肆無忌憚地充斥整個心房,教你領受那怎也無法抹去的痛楚,本以為封閉一切的心靈,可以為了一個人而展開,可以為了一個深深愛惜自己的人而開啟,以為他是悍衛自己已不能再受傷半分心靈的最佳護花使者,只是,當空曠的一切映入眼中,她才豁然明白,原來一切都是虛假,什麼甜言蜜語,也不過是欺騙別人與自己用以維持天長地久的假話,愛情,怎也抵不住一點一滴的波折,轉眼便逝去,就像風吹起一片黃沙而又落下一般,不留下半點痕跡,只有空虛。
  這是絲碧兒在短短片刻之間對愛情的最新領悟,她的心,轉眼之間經歷過失落、恐慌、痛楚、絕望,她沒有四處張望,也沒有閉上雙眼期待奇蹟來臨或出現,只是靜靜關上大門,回到屋內靜靜坐著發呆。
  為何他竟不會有些懷疑,說走便走,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為何他竟不懂自己的用意,我只是希望他可以在某些方面對自己文化及思想多做理解與接受啊。
  為何他曾說過的情愛話語,竟可說放棄便放棄,轉眼便忘,毫不留戀?
  這、就是愛嗎?
  既然愛情如此教人痛苦,那又為何有這許多人甘心身陷其中?他們都太笨、太傻啊!甘心受騙,只為了一句又一句根本無法實現的諾言,當真蠢笨得可以!
  只是、自己卻怎也好想見到他回來?好想一開門就看到他的可愛笑容,不需帶著什麼道歉禮物,也不需再說什麼甜言蜜語,只要緊緊一個擁抱,最多再加上深情的一吻,自己便會完全原諒,原來、這才是愛,愛上了一個人,惱恨也是一種愛,原諒也是一種愛,愛是多變的,不固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心早已交付,又何需多做界定與堅持?
  所有對愛情的抱怨,也只不過是一種情緒上的宣洩,最終的目標,還是想要回到那段甜美的日子裡頭啊!
  只不過可惜的是,當她每日清晨,滿心期望地打開小屋門扉之時,迎接她的,已再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樣溫柔笑臉與深情一吻,而是日復一日的空曠,令人心傷孤單的空曠。
  原來失望到了一定程度,便會變成絕望,而絕望對一個人的最佳影響,便是讓她的日子,在每一天的流失之中亦毫無感覺,轉眼之間,七天便由指縫流過,絲毫沒有半點改變的生活,若要說唯一改變,那便是對感情已不抱任何希望,我心已死,再沒有任何奢求。
  夜、依舊如此美麗,只是少了可以喜悅的心情去看,又豈知夜的美麗,星光再燦爛,月色再迷朦,又有什麼用?
  一樣是那麼富有情調的美夜,絲碧兒只是靜靜坐在屋內,她甚至連偷望一下窗外映進來的半點星光勇氣亦欠奉,因為星光的美麗,總會令她聯想起兩人相處的美好時光,進而心痛潸然淚下。
  還記得那首歌嗎?
  雲兒淡淡、月兒彎彎。
  閃爍的星星呀!你在天空高掛。
  可有看見我的愛人在何方?
  只想和他奔馳草原上。
  只想伴他盡情地歌唱。
  星星呀!
  求你為我指引方向。
  帶我到他所在的地方。
  和他渡過每一天、每一夜。
  日夜纏綿。
  絲碧兒不敢吟唱,甚至不敢去想,因為此刻的她,真的只能依靠星兒的指引,才能知曉希爾洛的去向了。
  正在沉思當兒,一道溫和沉厚的歌聲,由不遠處緩緩傳來,曲調雖有些不同,但是絲碧兒卻可以明白聽出,這是自己每夜也在吟唱的那首歌,那首再簡單不過,卻總是缺了下半部的對唱情歌!
  她好想去看,究竟是誰在附近唱著這首歌,這麼令人思念的夜,這麼令人思念的歌,這個人卻偏偏要在此地吟唱,是否故意要引起自己對希爾洛的思念啊?
  念頭甫一興起,歌詞終也唱至絲碧兒每夜停頓之處,本以為會就此停住,怎知歌聲突地在自己屋前門口再度響起,且更唱出截然不同的歌詞!
  雲兒淡淡、月兒彎彎。
  閃爍的星星呀!多謝你的指引。
  我已找到我的愛人在前方。
  我要和她奔馳草原上。
  我要伴她盡情地歡唱。
  星星呀!
  謝謝你為我指引方向。
  我已來到她所在的地方。
  一同渡過每一天、每一夜。
  日夜纏綿。
  歌聲頓止,敲門聲立時隨之響起,再不待門外人說出半句話,絲碧兒已搶先一步打開木門,更狠狠投入他的懷抱之中,盡情擁吻,眼淚更立時湧現臉上,因為這把聲音,自己絕對熟悉,是曾經相處生活了一個月的希爾洛呀!
  離別之後,深深甜吻是格外動人,雙唇經過許久終於相分,只見絲碧兒藍色眼眸中含著幾絲淡藍色的淚水,一邊叫罵、一面以粉拳用力掄打在希爾洛胸口道:「你....你終於肯回來了?你可知道我等你等得好苦?這幾天又有多難熬?快給我從實招來,你究竟去了那兒?又是怎麼知道這首歌也有下半段的?」
  一連串的問題由絲碧兒喜極而泣的哽咽聲中問來,只見希爾洛不住點頭,片刻後才有時間回答道:「對不起,讓妳擔心難受了,其實早在妳生我氣,狠狠關上門來的那一夜,我便明白妳的用意了,只是怪就怪在妳們藍月族的小孩兒實在太過怕生,我接連花了數天的時間,才等到今夜月光映照湖面浮出一絲淡藍光輝,轉映在我的眼中,才讓他們稍稍相信我是離開此地許久,最近方才回來的族人,更由他們口中學得這首歌的後半段,如何?我唱得還不賴吧?有否符合妳的要求呢?」
  希爾洛緊緊抱住懷中玉人,簡單解釋了七日來的行程,只是短短幾句話中,卻已包含了濃厚的深情愛意,誰也知道,若不是真心相愛,又有誰會不辭辛勞,每日每夜都纏著極為怕生的小孩兒要求學會一首簡單至極的情歌呢?
  絲碧兒當然明白這一點,她更早已在深深抱住希爾洛的同時體會到自己今生今世都離不開眼前既是粗曠、卻有擁有溫柔體貼內心的可愛男人,她已漸漸相信,眼前的男人將會為自己無條件付出一切,誰說愛情需要經過長久試鍊?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機會,我就偏偏可以找到心中最需要、最渴望的一個男人及一份感情,愛、不過是這樣,何必複雜?
  淡笑之中,纖手拉起希爾洛步入屋內,短短七日不見,對兩個極其相愛的人而言已是闊別,只見她突地由房中某處拿出一件捲成一團的金屬物事,灰黑的色彩令到它的外表看來絕不起眼,只是在絲碧兒手中輕輕一抖,扭成一團的物事竟突地張開彈射,在希爾洛面前展露它的鋒芒。
  「這、不正是所謂的『劍』?」希爾洛心底問道,眼神更射出疑惑目光投向絲碧兒,想瞭解眼前麗人此舉究竟有何意圖。
  只見絲碧兒露出甜甜一笑道:「幸好你還懂得回來找我,否則這件精心為你製作的禮物便不知要如何處置了,這件東西,是照著你曾向人家說過那種稱之為劍的武器,人家再加上自己的心思改良打造成的,工夫當然沒有爸爸那樣的優良,用的也是最簡單不過的平凡鐵礦,這只是用來當成一件結親的禮物罷了,希望你爾後能夠用它來悍衛我們倆的生活,不受他人侵擾。」
  希爾洛信手接過那隨風搖曳如花草般特別的軟劍,只見整柄劍身全是灰黑一片,果然是再簡單不過的平凡鐵劍,輕柔的劍刃,令他深刻體會到絲碧兒每一鎚之中所含帶的用心與柔情,輕撫劍身,就似撫弄著絲碧兒的秀髮一般感動,隨手收納在腰上纏妥,便成了一條灰黑色腰帶,這才笑道:「好精致的一柄軟劍,既是由妳用心打製的,由今日起,這柄劍的名字便叫做『相思』,絲碧兒的絲,帶著它,就如同有妳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一般,咦?等會、妳說這是我們的結親禮物,難不成妳已決定下嫁與我了?可我還未向妳提出要求啊!這樣不嫌太快嗎?」思索片刻,希爾洛終於聽出話中有話的意義,提出疑問道。
  絲碧兒聞言再度搥擊他胸口嗔道:「哼!我才不管你呢!你既然收下了我的禮物,便決計不可以放棄人家,否則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揪出來狠狠痛打一頓,知道嗎?」說得咬牙切齒,彷彿要將希爾洛吞吃下肚一般的兇狠惡霸。
  只見希爾洛連忙高舉雙手投降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今生今世,怎也不會將妳放棄的,這樣行了吧?」
  絲碧兒這才開懷笑道:「算你有點良心,否則人家絕對不原諒你!」跟著投入希爾洛的懷中,倆人深情相擁,彷彿世界上的一切,都再也影響不了他們倆人的愛,就這樣直到一生一世,地老天荒,亦不會有所改變。
創作者介紹

鐵忠的科科世界

jackyc38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