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之二 識劍

時間,確實是世界上擁有最可怕魔力的東西,它能令一點一滴平時根本無從發覺的細小微毫變化,在日積月累之下,當你驀然發覺之時,才懂驚訝讚嘆於改變之劇之大,直呼不敢置信。
它從不為任何人停留腳步,轉眼便帶走你最寶貴的生命光華,讓你一不小心,便由鏡中發現自己的生命,已然在不知不覺中,流失浪費了好大半,搓額苦嘆,卻是怎也無力挽回那在汲汲營營,為了下半生幸福所花去的追求時間。
它也喜愛與人作對,正當你疏於注意時,它便飛奔而去,令你在渾然不覺間失去青春的本錢,寶貴的時間,與及不斷渴求的機會,更在你努力希望它快些離去時,卻偏偏像駐足不前的千斤重石般,令你痛苦難耐,更將你的苦難時刻無盡延長,等待、期待、心酸、恐慌、絕望,無數的悲觀情緒,亦在此時一同湧上心頭,對你做出最不堪的折磨。
故此,時常聽見有人感嘆,快樂的日子總是特別易過,而等待的時刻卻是最難熬啊。
而在這擁有奇特魔力的元素催促下,五年的時間,轉眼便飛掠而過,當日霍古都手底懷抱的嬰孩希爾洛,已在眾人的照料之下長成一名活潑好動的小童,迎風搖曳似波浪起舞的青蔥草原之上,只見這擁有天賜福緣,出生在大草原上首屈一指富豪之家的可愛男孩,生得一雙濃眉大眼,穿著與霍古都同樣華麗過人的貴氣服飾,正滿是快意與草原上專責顧守放牧牛羊馬兒的巨犬玩得不亦樂乎。
要知道,草原何其廣闊,放牧其上自由奔跑以擁有天然強健體魄的牲畜更是桀驁難馴,更何況體型極巨,專責看守著數以千計牲畜的牧犬?森冷的白色銀牙,在烈日照耀下閃動著有若利刃光芒,教人眼見便覺一股莫名寒意,深怕一不小心,便會被其撕成碎片,牠們的強猛,便是霍古都手下多數戰士亦不敢隨意接近,如今希爾洛卻大膽坐在草地上與之嘻耍弄玩,絲毫不感半分恐懼。
難道他毫不畏懼身邊四週的巨型牧犬突地反口噬來嗎?雖說初生之犢不畏虎,未有太多見識的孩子,常不知危險存在而不覺恐懼為何物,唯是面對這些連大人亦心驚幾分的大型牧犬卻能開心嘻玩的希爾洛,他的膽氣確實不小。
只見他像對待溫馴寵物們般,時而揪住其中一頭雙耳緊緊拉扯不放,時而又拖來另外一頭不住拍打其巨大頭顱,更隨之發出咯咯嫩笑,表示他正樂在其中,得到絕大樂趣。
危險!這每一個動作,都極有可能觸怒眼前這些巨大犬兒,甚至令到牠們反咬狂噬,這樣的想法,立時充斥一旁觀望的衛士心底。
只見當他們正要上前,將自己少爺由狗群中解救出來,唯是才方踏步上前欲動身形時,卻被映入眼簾景象震住心神而停下腳步。
只見他們眼中少爺原來竟未有身陷任何危機,原來在他們眼看來是恐怖兇狠的牧犬,眼下卻成了一頭頭溫和的小貓,乖馴伏臥地上,眼中流露是再平順不過的柔性目光,任由希爾洛的耍弄亦沒有半分情緒浮動,完全的順服,這、怎麼可能?
仔細望去,原來希爾洛明亮的雙眼中,竟不住散發一股令人心折的強者氣勢,不必任何物事觸發,就如同無上霸權的不怒自威,他不需任何動作便可自然散發一股不敗氣概,教眼前犬兒均臣服於他的身邊,未有輕舉妄動。
這些情景,完完全全收納在其父霍古都旁觀眼底,不由得露出驕傲欣賞笑容。
一旁伴著他的莫里漢亦上前笑道:「老爺,看來少爺真是天賦異稟的人物啊,您看,那些連衛士們平日除餵食外亦不敢多做靠近的兇犬,現在卻如同玩物般陪伴著小少爺,看著牠們的眼神,似是一種臣服之感,小少爺果然擁有天生領導的力量,也許,老爺所為他取下的名字,真令他擁有了昔日的英雄│希爾洛過人不俗風範啊!」
霍古都聞言亦點頭笑道:「不錯,我們在一旁看了好一陣子,希爾洛竟然能夠恣意與這些犬兒玩得不亦樂乎,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眼中不住散放的精亮光芒,就連我亦感到一股特別的神采與壓力,就像碰上與生俱來要掌控某些境界的傢伙般,他絕對不是泛泛之輩,真不愧是我霍古都的兒子,好啊!」眼神之中泛起陣陣欣喜感動,不錯,世上的父母,到了最後,唯一能令他們感到欣慰的,想來便是兒女的優越表現了吧?
表現出驚人的王者氣息,這時候的希爾洛,才只有僅僅五歲。

「駕!駕!」
這是草原民族最慣用的呼喝馬兒口語,蹄聲踢踏,轉眼便在草原上揚起陣陣沙塵,看來、又是有某個商隊正在催促大批馬兒前進狂奔了。
放眼望去,只見數千頭無韁野馬,正恣意狂奔疾跑,瞧這些馬兒身長體壯,毛色則是烏黑發亮,四肢更是壯碩強健,一看便知是草原上馬兒的上等貨色。
而能擁有如此數以千計優良馬匹的人物,在這一帶便只有霍古都方擁有如此驚人財力,原來這是數日一次,要讓馬兒擁有強盛活力的跑野方式,只見數千匹野馬不住奔跑在寬闊的草地上,要好好操控牠們不致脫離隊伍,便需要驚人的騎術與技巧方能達到了。
只見不住呼喝聲音口令傳達之中,大匹馬兒已被催趕回到營地之中,而位居其後負責操控這批馬兒動作的那人,正跨騎著一匹白色駿馬,揚起獵獵沙塵尾隨而至。
只見那人雙腿猛夾,跨下白色馬兒立時不住加快速度向前急奔,有若一道白色旋風般急掠而至,速度之快,更勝方才急奔而至一批野馬。
只見那人在疾奔不停的白色駿馬上不住做出特別的賣弄騎術動作,一會兒站上馬背高舉雙手,不一會兒又一個後躍竄下馬腹,跟著一個旋身又再上了馬背,雙手不拉馬鬃做任何輔助,轉眼便由另側再次穿過馬腹來到另一端,最後忽地一聲像道小旋風般躍起,任由駿馬向前急奔,這才幾個滾翻穩穩站落地面,搏得一眾觀眾大聲拍掌叫好。
騎術精湛,著實令眾人大開眼界,只見高舉雙手,接受眾人歡呼的那人,竟是一名身高僅及馬腿一半的小孩?但見那男孩雙眼綻放這亮麗精芒,原來竟是霍古都之子│希爾洛。
年已八歲的他,經過數年,長得更高更壯了,由他方才所展現的騎術看來,他、已一步一步,習得在這片草原之上要稱霸一方所需擁有的力量與技能了。
只見身穿騎裝短札的希爾洛緩緩向著霍古都走來,臉上洋溢著的是一股自信驕傲的笑容,只見他來到正被莫里漢伴隨身旁的霍古都跟前,傲然一笑道:「父親,我的騎術還算好吧?」眼神依舊閃爍著驚人的神采,他好相信眼前的父親會對他給予最大贊賞。
霍古都淡笑點頭,更輕輕拍了他幾下肩頭,笑道:「你做得不錯,父親以你為傲。」跟著便散步離去,兀自進帳中去了。
希爾洛眼看著自己父親緩步離去,他的眼中並沒有所謂的失落,因為他已由父親的眼中看見他對自己的絕佳騎術充斥無限滿足的笑意,只是身旁的莫里漢並不知情,深怕眼前小男孩會因此感到失落,連忙快步上前笑道:「小少爺,您的騎術已是相當出色,甚至可說是菲克羅亦差點比不上你了,看來再過不久,你已能將菲克羅這個師父迎頭趕過了哩!」
希爾洛淡淡點頭,向莫里漢報以一個滿意微笑後兀自離去投向馬群之中準備好好安撫方才自己趕策之後氣喘不已的馬兒們。
莫里漢輕輕點頭,眼前的小子在學習的速度上就有如乾燥的沙在吸水一般急速,再過一陣子,該是可以教他武功的時候了。
擁有無上天賦的希爾洛,儼然如同天之驕子一般的享盡世上絕佳機運,他、時年八歲,距離他人生的改變,還有很長一段時日要過。

「父親,這是什麼?」
「孩子,這叫做『劍』,是由中土傳入我們西獄的殺人利器,你可得要小心些啊。」
「可是,它看起來好美,有種高傲的感覺味道,長直的刃身,閃耀著令人刺目的光芒,讓我好想緊緊握住它,感受它所傳遞而來的特別味道啊。」
「傻孩子,它在靜靜放置一旁時看起來是很美沒錯,甚至可當成是一種最最完美的擺飾,但是若你知道它用在中土人民的身上,已經掠奪不知多少我們同胞性命的時候,相信你便不會覺得它的美麗。有些時候,美麗的外表背後,隱藏著的是令人無法相連想像的殺戮味道啊!」
「真是如此嗎?但是父親,我還是無法感受你所說的可怕力量在它身上顯現啊,對眼前的我來說,我只看得見它所帶給我的耳目一新感受,令我不由自主想要上前一試它的美麗,至於血腥殺戮,我實無法將之與平日我們慣用的馬刀殺戰相以併聯,也許是我見識未深吧?」
「孩子,你能有自己的想法自當最好,但是無論如何,父親還是希望你可以記住我的一番話,千萬別要因為一些物事的美麗而忽略了在它背後所可能隱藏的殺機,那將會導致你後悔一生的錯誤啊!」
「父親,我會記住的了,因為那是你在草原上打滾這些年來所累積的過人經驗,為了成功,你及其他叔叔們所給予的寶貴經驗我會努力吸收接納,以最短時間內成就最大成果,這是我的目標,也正是您為我取名希爾洛的最深含意,對吧?」
原來這個對劍產生高度興趣的正是希爾洛,那麼他口中的父親,應該正是雄霸一方的富豪│霍古都了。
只見一些時日不見,希爾洛已然長得既高且壯,傲然站在霍古都帳中,望著臉上已被歲月風沙刻上無數痕跡的霍古都,兩人一同對著一柄霍古都前些日子由他處買回的中土精鑄長劍發表自己想法,只見霍古都輕輕拍了拍希爾洛肩頭,示意他一同出外走走。
唯卻臉上已開始洋溢自我意識高漲感覺,且擁有些許成熟味道傳遞出來的希爾洛卻反常搖了搖頭道:「不了,父親,我想在這裡再看看這所謂稱為『劍』的特別東西,它真的好美,讓我不想有些許將目光離開它。」
霍古都淡淡點頭一笑,眼前的孩子已然開始擁有自己思想,不只在武功力量上擁有長足進步,且在神智上亦有相當成長,證明自己當初所下決定果然未錯,他的孩子真的似他們族內神話般傳說中那位英雄一般擁有獨特過人超凡資質,他的未來,肯定可以超越自己不知幾倍,自己絕對要將眼前手頭上所擁有的所有資源,完全灌輸在他的未來之上,讓他擁有最強最有力的後盾,達成那所謂稱霸草原的未來!
思索之間,他已緩步踏出蒙古包外,甫一出帳,專責教導希爾洛武藝的莫里漢便立時欺身上前來道:「老爺,少爺的武功已經大有進步,前些日子教他的摔跤技巧已經學得滾瓜爛熟,這幾天我才正教他刀法及騎術相互配合的攻勢,進步亦是奇快,相信再過不久,少爺便能夠成為這片草原上的另一名少年高手,真是恭喜老爺啊!」
霍古都微微點頭,回首望了望背後營帳笑道:「輕聲些,千萬別被這小子聽見了,他已擁有太多值得驕傲的本事在身,若讓他知道連你這商隊中最強武者亦對他擁有如此崇高評價,只怕他會太過得意,忘了自己還需要多加練習啊!」說著便將莫里漢緩緩帶離帳外,兩人身影漸漸消失在滾滾黃沙之中,到另處查看馬隊狀況去了。
帳內,希爾洛雙眼不住泛著奇特異光,怔怔望著對他構成深刻吸引力量的長劍,終於,對它的好奇令他將父親諄諄告誡的語言完全拋諸腦後,渴望的動力推引之下,他緩緩向前步去,更伸出右手向前探去,準備將眼前雕飾精美的長劍取下,做進一步的接觸與觀賞。
長劍應手離架,他只覺一股沉重的感覺由手掌傳來,跟著便開始以各種角度將劍刃迎向帳外透入光線做出欣賞動作,劍柄、劍鍔、劍穗、劍身與劍柄重量的搭配,揮舞之間自有一種獨特不可言喻的特別感覺味道傳入心中,與近日所使用的戰刀別有一番不同風味存在,劍芒旋閃之間,他已深深體會感受到眼前兵刃令他印記腦海。
探手觸碰閃爍奇特光芒的劍刃身上,突地一陣冰冷感覺由掌底傳入腦中,跟著一種刺痛感受亦隨之電流探入,雙眼一看,原來手掌已被劍身劃破流下血痕,唯是他卻仍未感到任何痛楚放棄心態,吐舌舔去掌上血跡,臉上更現傲然笑意,劍啊!原來你有這麼強的力量,我開始漸漸喜歡上你了。
這便是十五歲的希爾洛,第一次與劍接觸的感覺,他並不知道,眼前這種僅是令他感到新奇的武器,竟會成為他日後稱霸整個西獄地界的得意兵刃,更為他開創難以匹敵強者名號『劍邪』。

風聲,依舊如同二十二年前他方出生時一樣的狂烈,只見陣陣眩目刀光在身週不住圍繞,帶起呼呼作響的強盛刀風逼人欲窒,唯是一輪狂舞之後停下動作的他,雙眼仍舊不住放射驚天動地的銳利鋒芒。
七年又是轉眼即過,現在的希爾洛,已然成為霍古都商隊之中年輕一代最強的高手,他已將草原上一切必備的騎射工夫,近身摔跤技巧,甚至於攻殺刀法亦練得十分純熟,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已將與生俱來的領導統御超凡力量運使的更為高明,眼下霍古都已然成為幕後控管,一切主權大部都操控在希爾洛的手中。
收起遊牧民族慣用的獵殺戰刀,希爾洛緩緩步入位於霍古都帳旁屬於自己的營帳之中,迎著陽光照耀下的皮膚透著絕對力量充斥其中的軀體光澤,看似隨意卻又不失氣派的皮革縫製精致衣裳,此刻的他、只想好好喝上一些極為珍貴的泉水,再騎上自己最愛的白色駿馬在無盡曠野上狠狠奔馳一陣,享受草原上最為天然,卻又對其最能接受的帶沙強風,將連日來受到侵擾的苦惱一掃而空,他實在為這些事情傷透精神,簡直沒有一刻可以好好休息了。
也不知是為何而來,號稱大草原上名列前數名的馬賊團『絕惡沙盜』突然找上他們馬隊,更在接連幾日的趕路中不斷向商隊投遞即將展開侵殺戰掠的訊息,身為整個商隊的新代主人,他必需負擔起抵抗外侮保有整個商隊完整的責任,因此連日來他不斷在提防戒備這可說是人生中第一場意義重大的戰鬥,耗用的精神,面臨的壓力,絕對是無可言喻的大啊!
信手取來置於帳中的乾淨泉水,昂首一飲而盡,正欲躺往柔軟毛皮所鋪設床鋪上輕鬆一番,突地帳外馬嘶人嘈聲傳來!
此時高掛天空的豔陽已然落下地平線,天地頓時變得一片漆黑無光,正是絕惡沙盜入侵的好時機,只見帳外火光搖曳,無數人聲馬叫更隨即傳入耳內,希爾洛聞聲立時由方才躺入的柔軟床上彈跳而起,飛射出帳的同時更以腳挑起帳邊置放的長柄戰刀把握上手,點子已至,一場硬仗決難避免!
創作者介紹

鐵忠的科科世界

jackyc38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